鸥洱艾鹿

这时的尹镇人家家户户都要到镇上买点酒割点肉

202104月02日

这时的尹镇人家家户户都要到镇上买点酒割点肉

  燕侠日常来无影、去无踪,谁也不识其人面孔。燕侠疾恶如仇,抱不平,时时干极少劫富济贫,惩恶扬善的事故。因而,在襄阳一带,只消一提起燕侠,恶人听了惶惶不安,老庶民听了无不交口赞誉。

  民国年间,襄阳出了个武功格外高强的侠客,人称燕侠。听说燕侠师出燕子门,练就了一身绝顶时刻,特别是那轻功,能飞檐走壁,贴墙挂画,十多米高的院墙,身子向下一矮,双脚轻轻一点,就跃了上去。

  一听这话,毒眼龙骇怪,周遭的人也都很骇怪,有人用手摸了摸乡村老头的额头说:“白叟家,你没发热吧?咋说糊涂话呢?”

  乡村老头想了想说:“弄死他瓮中捉鳖,但不解恨,大伙看云云治理他好欠好?挖了他另一只狗眼,把他造成盲人,让他再也不醒目伤天害理的事了,他云云的黑心人,该死过天昏地暗的昏暗生存,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  毒眼龙的行径,村夫敢怒不敢言,只好委曲求全,睁只眼闭只眼,任其妄作胡为。

  这天,时逢尹镇集市,到集上买酒割肉的人许多。这时间,一个身穿对襟亵衣、头戴凉帽的乡村老头来到毒眼龙的肉摊前,指着肉架上的肉对毒眼龙说:“自便来一块吧。”毒眼龙瞅了一眼乡村老头,手起刀落,砍下一块肉来,朝秤钩上一挂,便随口道:“三斤。”乡村老头接过肉,也不搭话,扭头便走。毒眼龙立马高声叫道:“老不死的,给老子站住,割了肉不给钱就走,找死是不是?”

  在大家的惊悸声中,乡村老头双脚一点,跃过大家肩头,飞燕一样告辞,顿时不见了影迹。

  待大家睁开双眼一瞧,乡村老头没事,而那毒眼龙却跟中了定身法似的站在那里。乡村老头高声说:“乡亲们,这个毒眼龙心狠手辣,日常尽干伤天害理的事儿,我清楚你们敢怒不敢言,即日我特意来为你们除恶雪耻!”

  这时间,毒眼龙的肉摊前围满了割肉和看繁盛的人,他们都为乡村老头捏了一把汗,心想,这老头咋这么不知趣,即日怕是要倒大霉了。

  乡村老头转过身来,盯着毒眼龙说:“你说啥?”毒眼龙说:“老子说叫你给老子肉钱。”乡村老头说:“给你多少肉钱?”毒眼龙就跟看稀奇似的看着乡村老头吵闹道:“咦———你个老东西,装啥子糊涂?三斤的肉钱你没听到,想耍赖是不是?小心老子揍死你!”说着,还把刀在案板上拍得啪啪响。

  毒眼龙哪里舍得枉送一头猪肉,假使他这时已知晓这乡村老头有点来头,但仍旧一家伙操起屠刀,匹面就朝对方砍去。周遭的人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立马闭了双眼,一个个心想:这乡村老头算是完了。

  毒眼龙仗着自身老子是一乡之长,再加上自身练过拳脚,有一身蛮力气,就在尹镇上妄作胡为,强抢民女,穷凶极恶。更让人可恨的是,毒眼龙打跑了尹镇上的一切屠户,自身专揽了屠宰行,强买强卖,又私行压价抬价,短斤少两,村夫无不愤激。有一次,尹镇的一户庶民家过喜事,到毒眼龙肉摊上买了十斤猪肉,那丈夫把肉拿在手里掂了掂说:“你这肉或许不足十斤吧?”话音刚落,毒眼龙把屠刀朝案板上一拍,然后用刀尖指着丈夫的鼻子骂道:“妈的个臭×,敢说老子少你的秤,老子一刀捅死你。”说着就朝丈夫的肚子捅了一刀。

  乡村老头说完,右手食指朝毒眼龙那只独眼闪电般一弹,只听毒眼龙一声惨叫:“我的眼睛,我什么也看不见了。”

  在大家起哄声中,乡村老头一手拿肉,一手吊住秤钩。毒眼龙一称,奇了,公然没有三斤重。

  毒眼龙也吵闹道:“你个老东西不是说的糊涂话即是混账话,你人跟肉加一齐咋会没有三斤?”

  乡村老头并无惧色,手指着毒眼龙对周遭的人说:“他这人在说屁话,这块肉和我加在一齐也没有三斤重,他竟敢找我要三斤的肉钱,真是瞎了狗眼。”

  乡村老头说:“倘若不止三斤,我给你三十斤的肉钱。”毒眼龙大喜。乡村老头反问毒眼龙:“倘若没有三斤呢?”毒眼龙说:“倘若没有三斤,我枉送你一头猪肉。”

  夏收夏种时节,是尹镇人最辛劳最忙碌的时间,他们一边要抢收麦子,一边要抢插稻禾。这时的尹镇人家家户户都要到镇上买点酒割点肉,补一补辛劳的身子,而这时间,也恰是毒眼龙欺行霸市、短斤少两,大发其财的时间。

  襄阳一带出仁人侠客,也出泼皮无赖。据老辈人说,襄阳城西尹镇上的尹石生即是个中之一。这尹石生生得膀大腰圆,长着一脸的横肉,一只眼睛因自幼贪玩爬树,被树枝戳瞎了,剩下一只眼睛就很“毒”,因而人称“毒眼龙”。

回到顶部

Powered by 鸥洱艾鹿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6-2021